云上花直播app

Written by admin on 9月 17th, 2021

清舒正在与人谈事,就见林菲走进来朝她使了个眼色。

跟人谈完事,清舒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林菲小声说道:“姑娘,太太刚才过来了,采梦说她的脸色很不好看。”

“说了什么事没有?”

林菲摇头道:“没有,只是让采梦来叫你回去。姑娘,你还是回去一趟吧!”

清舒并不愿意惯着顾娴,说道:“让她等着,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再回去。”

一直到放学前清舒才将事情处理完,然后不慌不忙地回去。

顾娴见到清舒,满脸怒容地质问道:“林清舒,你上午是跟谁在一起?”

清舒很不喜她这做派,冷着脸说问道:“我跟谁在一起不需要告诉你。”

顾娴沉着脸说道:“林清舒,你到现在还瞒着?说,那个人到底是谁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。”

顾娴气得要死:“你外婆一直都说你行事有分寸,我也信了。结果呢?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?你若是真与他两情相悦,就该让他的父母上门提亲。可你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?跟个男人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你不要脸,我们还要脸呢!”

笑颜如花邻家女孩珊珊私房照

清舒冷冷地看着她,没说话。

顾娴被盯得打了个冷颤:“你、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,难道我有说错了?”

清舒看着她这怂样,突然觉得跟她置气是很蠢的事:“说吧,是谁在你面前嚼舌根头的?”

见顾娴不吭声,清舒冷声道:“你不说我也能查到,让我查到我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
顾娴气恼道:“你自己做了这等没脸的事还不让人说了。林清舒,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早知道,我就不该让你念书了。”

这次的事触到清舒的底线,所以她也不再忍让:“不让我念书?你赚过一文钱吗?你的钱都是顾家的,我跟安安是被顾家养大的,念书的钱也都是顾家的。”

“生而不养,养而不教,你们配为人父母吗?我真的宁愿自个是孤儿也不想要你们这样的父母。至少你们死了我能得个清净,不像现在时不时来恶心我。”

上辈子安安胎死腹中,她也落到了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。而这一切,都是林承钰与顾娴一手造成的。

顾娴哭着说道: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孽障啊!”

安安回来正巧听到这话,当即回击她道:“我跟姐姐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,这辈子才会遇见你们这样的父母。”

她身边的同学朋友哪一个不得父母的喜爱。哪像她,有爹娘跟没有一样。

顾娴气得身发抖:“林清舒,你看看你将安安教成什么样了?”

清舒淡淡地说道:“既你说沈湛亲眼看见我与男人搂搂抱抱,那行,我们回裕德巷找他对质。”

安安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娴。

顾娴说道:“到这步你竟还不承认。好,那咱们就去找阿湛对质。”

清舒看向顾娴,说道:“若是证明沈湛是在污蔑我,从今以后你就当我死了吧!而我,也当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。”

这话说得委婉,实际上的意思就是要跟顾娴断绝母女关系。

顾娴脸色一下就白了。

沈少舟外出办事回来没见到顾娴,还以为她去正屋找老夫人了也就没在意。

结果他前脚进屋,后脚沈湛就跟了进来:“爹,我跟你说一件事,你听了保准会大吃一惊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沈湛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我今日在得月楼门口看到林清舒跟个男子搂搂抱抱。爹,你还总说林清舒怎么怎么好,你看看她做的这些事。”

青楼的妓子都没这般放荡的,不过这话他也就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。不然被沈少舟听到,非得打死他。

“爹,你还是让外祖母多管管她,不然我们沈家都要跟着丢人。”

沈少舟一听就觉得不妙:“这事你还跟谁说过?”

“跟娘说过。”说到这里,沈湛得意得不行:“娘一听就去找林清舒了。”

想着顾娴那性子,沈少舟知道事情要遭了:“沈湛,若是因为你胡说八道闹腾出事来,我一定抽死你。”

这回沈湛不服气了,叫嚷道:“什么叫我胡说八道,我那可是亲眼所见。爹,她不知廉耻地跟人又搂又抱还不让人说了。还有,都到这地步你竟还护着她?爹,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了。”

沈少舟并不相信他的话:“清舒可不是这样的人,你要再胡说我现在就打死你。”

沈湛叫嚷道:“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叫来阿丁,他当时也看到的。”

没等叫来阿丁,花妈妈就过来了:“姑爷、二少爷,老夫人请你们到正屋去一趟。”

到了正屋父子两人看见除了顾娴,清舒跟安安也在。

清舒直接切入主题:“你说我今日跟个男子在得月楼搂搂抱抱,是什么时候?”

不顾沈少舟的阻拦,沈湛就说道:“就晌午时分啊!”

“林清舒你别想抵赖,除了我的随从当时门口还有许多人看到。”

安安怒骂道:“沈湛,你再要再满口喷粪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
沈湛也怒了,大声叫道:“她做出这种没廉耻的事还不容我说啊?”

沈少舟忙说道:“清舒,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顾老夫人也不相信清舒会做出这样的事:“清舒,你中午跟谁在得月楼吃饭?”

清舒说道:“得月楼前两日推出了两道新菜,吃过这两道菜的人都赞不绝口。易安听到这事,就来找我一起去得月楼吃午饭。”

沈少舟忙说道:“原来清舒你今日跟邬姑娘一起吃饭啊!我就说这肯定是误会。”

“邬易安是谁?”

沈少舟这会真恨不能打死他:“邬易安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,与清舒是至交好友。”

沈湛压根不相信,说道:“不可能,那明明是个男子。”

安安说道:“易安姐姐喜欢穿男装,她长得又高,看起来是像个男子。不过她身边带了好几个女护卫,而且京城认识她的人不少。所以她的身份很好认,不相信的话你们只管派人去查。”

沈少舟真不明白,他这般精明的人怎么会生出沈湛这般蠢笨的儿子。